清风故事
网站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> 清风故事     
认真下着的雪
发布日期:2024/2/2   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 来源:新华日报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[858]
      这些天,微信朋友圈中多是下雪的场景,一位文友有趣,配图题名为:认真下着的雪。

  雪,在我的眼前和记忆中,都是认真下着的模样,不紧不慢,不急不躁,疏密有致,井然有序;即便时有风吹,也是一丝不紊、自洽从容。我常把它喻为严谨、缜密和刻苦的她者,譬如:绣娘,女红,艺伎,临行密密缝的慈母,等等;她还害羞,总是悄悄地在夜间安静地下,我以为写出“忽如一夜春风来”的那位古诗人懂她。可不,她不似露水的昙花一现、雨水的拉拉扯扯,亦不似霜花的来去倏忽、风花的含混不清;她有着文静柔韧的性子,帛面舞身,诗性画命。

  是的,雪花总是赢得世人的偏爱与青睐,下在古今中外的诗文篇章里。有热心人匡算过,我国唐诗宋词中,咏雪与吟月的诗篇居多,两者孰先孰次“有得一拼”。天庭穹庐是雪与月的策源地,隶属哲人、诗人“仰望星空”的范畴;两者又能“脚踏实地”,把自己的形与神、光与像献给大地。

  “梅花欢喜漫天雪”,何止梅花,喜欢雪的人多了去了,单凭手机,一点一刷,湓溢出来的多是下雪的惊喜与戏雪的笑韵,这是普罗大众的狂欢与抒情。天上精灵,人间惠物,认真下着的雪花,认真爱雪赏雪的人,都是大俗大雅。

  古人喜欢雪,也是一副认真的模样。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令人感动;“六出飞花入户时,坐看青竹变琼枝”,令人瞩目;“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”,令人莞尔;“一片一片又一片,飞入芦花都不见”,令人击掌;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,令人心动:白乐天啊,你喝就喝呗,问人家刘十九干啥,想想还是令人心动。窗外,雪在认真地下着,室内我随手翻了翻古册,全是一片“簌簌”声,似乎多少年的雪,都被古人及时、超前写遍了。

  今人也喜雪。以我猜度一众,久居市廛,钢筋水泥过于强悍僵硬,雪之曼舞尽现柔绵,自由自在,潇潇洒洒,怎能不眼热心羡加神驰!班上同事,听闻下大雪了,小年轻心性逐鹿,大惊小怪地奔出了高楼;还有半老徐娘、油腻老生,也咋咋呼呼地循声而去,集于广场上,仰面,展掌,张嘴,再一侧目,嗬啰啰嗦啦啦,“掌门人”也站在我们身边作迎迓状。

  久年没有下过这么大朵、这么认真的雪喽!这是生态造福还是情景修复?

  年年有冬天,然而不是冬冬皆下雪。有时也下,但认真的少,不是雨中夹雪的暧昧,就是蜻蜓点水的猴急,甚至是预报不来的“骗局”。我常常回忆过去的农村雪天。每每下大雪,乡人无不展颜。下雪的日子,是乡人的假期,辛苦劳作了一年,天若有情天亦好,它悯农爱农,以一场苍茫缱绻的大雪,把乡人按在温暖、闲逸的草房子里享受“懒福”,落到文雅字眼上,就是休养生息。我特别喜欢彼时的气息与氛围,围炉,唠嗑,亲戚临门拍打雪花的声响,邻里串门一碗姜茶之上袅娜着热气,爷爷挪过一坛盛着腌咸菜的陶缸,腾出屋面用穰草打起地铺,奶奶放下手中的针线,拃开手指头再来考量孙辈的脚码……这时,突然“噼啪”几声,莫要慌怕,泥身火盘里的棒头粒开始说话啦。

  雪还在认真地下着,下着。时光在一片苍茫之中穿行,幕幕都是精彩。我再度拿起手机,微信中也有“不喜欢雪”的人士。我认真地看了他们极其认真的留言,理由不一:“下雪天,交通不安全、生活不便、营生艰辛”“打工在外的人回家困难”“交警、公路人、环卫人等岗位上的同志更辛苦了”。

  我心头一动,眼眶两暖。原来他们站到雪花的B面,有着慈爱善良的怀肠,他们的认真是那样可爱、可心。视频上推出一首《雪》的诗,其中第二节写道:“当你要写雪/请写写他们/以雪为令,逆行出征/桔红色的身影/点燃苍茫长街”。诗作者是位女性,她讴歌的是交通人中的铲雪工、护路工和路网指挥人员。令人更为感动的是,她的发声,是一种善意的提醒:在享受浪漫的时候,不要忘记一些正在特殊岗位上顶着雪花、抗着凛冽的奉献者!

  再一次站到窗外,我凝望着飞雪人间,想象的翅翼也生了六角,飞驰惦念百种。我看到边陲巡逻的战士,看到值勤的武警,看到弯腰的环卫工人,看到指挥交通的交警,看到路口桥坡上忙碌的交通城管人,看到测试气象工作者,看到学校门口小心翼翼的老师——他们认真的姿势、神情、动作和担当,与背景中认真下着的雪,浑然一体,美美与共。

  回到座位上,手机视频上发布了最新一条通知,是我们小城政府发出的,核心两条:明天,一是各级做好防寒送暖;二是组织上街铲雪扫雪。

  雪,还在认真地下着,下着。是的,在雪花拥抱的这个世间,更多的人既是风雪浪漫的李白,又是心忧炭贱的乐天;既是挑粪流汗的俗夫,也是湖心赏雪的雅人;既是暖老温贫的郑燮,更是心贴人民的公仆。

  雪,认真地下着,下着,她用文弱的手掌,轻轻地抚拂、拍打在宇、在野的一切,万物、人类,空间、时间,风光、精神,无声中尽是磅礴,挥洒中尽是希冀,认真中尽是柔情。

  雪,认真地下着,下着,下到我们的心坎上。(张大勇)

上一篇:勿谓隐微可欺而有放心
下一篇:南方夫子 儒礼弦歌
Copyright 2016 Tinghu Jijia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盐城市亭湖区纪委 盐城市亭湖区监委 苏ICP备12035882号-2
地址:盐城市青年东路55号  邮编:224051 联系电话:(0515)66691139 89881139
关闭